韩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!
韩氏宗亲震八方,交流互助聚韩网。回首历代韩姓人,祖德文化待弘扬。
精英荟萃看今朝,各行各业闪金光。寻根恳亲谋兴旺,齐心协力重辉煌。 
韩氏文化

可恶的虱子

来源: 聚韩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22 16:01:09   点击:


可恶的虱子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听老绥远韩氏讲过去的事情            独立作家   韩丽明
















 
       你见过虱子吗?那是贫寒时代最活跃的生物。大概人类的物质生活条件愈简单,它的生存能力就愈强盛。那些虱子头像个大吸盘,牢牢地吸附在皮肤上。尖尖的嘴能刺穿你的皮肤,扎入你的血管。吸吮你没有污染、原始的血液。一会它那大肚子就饱饱地鼓凸起来,阳光下一照,那血液还在流动呢。它的脚细密地能攀附在你身体的任何区域。你如果脱下衣服了,它就钻到衣服的粗线缝里,或补丁的夹层,再也寻不到它。
依稀记得,儿时在得胜堡。老人们坐在阳婆底下,没事的时候,一边聊天,一边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摸虱子。他们眯着眼,凭着感觉,在身上不停地摸来摸去。一会儿功夫,就摸出了一个。拿眼一看,又肥又大。放进嘴里,“嘎嘣”一下就咬死了。
农村人没有内衣可穿。老人们穿着破旧的棉袄、棉裤。有的棉花也露了出来,虱子在里面自由自在地爬行。有的老汉,顺着衣缝,或者那腋下的缝线、或者那衣服的脖领处,用牙齿一排排咬去。那“嘎嘣嘎嘣”的声响,还有那嗜血般的红红的嘴唇,永远记在我的心里。
当年得胜堡有个小羊倌是村里排名第一的扪虱高手。每次他都坐在阳婆下的小土堆上,脱下外衣,手法娴熟地捉住一个又一个虱子,很自然地塞进嘴里,有滋有味地轻轻咀嚼。模样就像一位正在闲磕瓜子的优雅少妇。虱子什么味道不得而知。现在蝎子、白蚁、蝗虫之类都能登堂入室,摆在大餐馆的餐桌上,想必虱子的味道也应该不错。
听表哥说,他那时所在的小学校里,五个年级的孩子共用一个教室。低年级坐前排、高年级坐在后排。每当下课时,总有人跑到土墙边,背靠着墙用力地蹭啊蹭。这是做甚呢?当然是蹭痒痒啊。也有急性子的,没下课时就把背靠在桌棱上蹭,蹭的桌子摇晃不止。为了这一时的痛快,当然也没少挨后排高年级学生的拳脚。记得那年冬天。我看见两个人在堡墙窝风处的阳婆下,脱了棉衣捉虱子。一边捉一边议论。一个说:“你说这些虱子,到底是哪来的?”一个说:“我听人家说的,是汗毛孔里冒的。”按照这样的说法,虱子捉而不尽,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。
堡里人无所事事时,捉虱子是最喜欢的事情。女人有了空闲的时间,看到小孩子过来了,特别是小女孩,扳过脑袋就在头发上面捉虱子。孩子只好静静地依偎在大人的怀里,享受着捉虱子的快乐。得胜堡的女孩子们头上都生虱子。因为不能经常洗头,虱子便不知不觉地在头发里繁殖开来。我常常看到女孩子长长的发丝上,挂满了小小的白花花的虮子。看到大人们把女孩的长发丝一根根拎起来,把拇指和食指的指甲紧紧扣在一起,然后沿着发根直捋到发稍。随之,一串串白花花的虮子便被大人捋了下来。
家庭条件好点的,当妈的就会买回一把篦子,极有耐性地为自己的女儿刮虱子。篦子每紧贴头皮刮至发梢,总会有大大小小的虱子被纷纷刮下来。母亲们把刮下来的虱子放到柜子上或木板上,再用拇指盖儿“嘎嘣嘎嘣”地摁死。母亲的拇指盖都被虱子的血染得黑红,脏兮兮不可言状。
儿时,我身上也有许多虱子。现在回想起,我那时穿的内衣里面,虱子及其卵,点、线、面杂陈的情况,头皮不免发麻,但在那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特别是棉衣里的虱子,差不多天天捉,但似乎永远都捉不尽。
常记得儿时冬天的晚上,母亲总会在油灯下把我刚脱下的棉衣棉裤翻过来捉虱子。我爬在不很热的被窝里,笑看母亲费力地从衣缝里为我捉出每一只虱子、有趣地听母亲“嘎嘣嘎嘣”地掐死每一只虱子的声音。
那时,我每天晚上脱下衣服,当务之急是挠痒痒。尽管挠得全身通红,还是不解渴。然后就学母亲的样子捉虱子。即便每天都捉,还是毫不费力地,在衣缝中找到肥胖的虱子,挤得两个拇指盖上全是鲜血。后来捉累了,就效法邻家郝大爷咬虱子的方法。只此一回,就把我恶心得差点把苦胆吐出来。一次,我还把虱子们放进清凉油盒子里。第二天一看,虱子咬成了一个圪蛋。我有些解恨,心想:你们咬我,我让你们也相互咬一咬,尝尝挨咬的滋味。
尽管想尽了办法,虱子们依然快乐地活着,活得很滋润、也很潇洒。我就纳闷了:大家勉强填饱肚子,好不容易攒点血,缺德的虱子咋就黑上穷人了?原来,寄生于人体的虱子只适应正常人体的温度和湿度。一般情况下不会离开人体,只要离开人体两天就会死亡。按照这个说法,消灭虱子的办法很简单,就是把所有的内衣换掉、或经常洗澡,就完全可以消灭虱子。遗憾的是,那时有两套内衣的人很少,根本没有可换的,不穿只能光着身子了。
后来母亲不知从那里找来了六六粉。把脱下的衣服放到盆里,撒上六六粉,坐到炉子上煮,总算把虱子消灭了。但衣服再穿到身上那股六六粉的味道个半月都散不去。使人懊恼的是,过不了多久虱子又多起来。虱子的生命力极强,就像那个愚公——“子子孙孙无穷匮也。”现在,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即便认识虱子的人,想找也找不到了。日子过好了,家庭和个人卫生也随之改善了,虱子哪还有生存的余地呢?  
提起虱子,民间还有一句俗语:“穷生虱子,富长癞。”这话说的还真有道理。在邓公时代,人们衣食无忧了,虱子就没有了,得皮肤病的人却多了起来。按理说,这个事情还会与时代有关系吗?
不知道现在农村人的身上还有没有虱子了,据说有些穷困的地方还有。有童话说,有只小虱子一天问妈妈:“妈妈,我们在城里吸不着血吗?为什么非要在乡下呆着?”
妈妈:“城里的血倒是好吸得很”。
小虱子:“那我们咋又回来了?”
妈妈:“现在的城里人没人味了!”
后记:
有智者说,现在虱子绝迹和我们的饮食有关。就拿呼和浩特来说吧,从山东寿光进来的蔬菜经检测平均有六种农药残留。再加上每日食入的地沟油,我们的胃里就是一个化学物集散地。每日食用这样的东西,就连汗液也是有毒的,虱子哪还有存活的余地?
前数年,同时有日本与我国的观光团赴东南亚游览。因为食物不洁,数十位日人全部住院抢救,我们同胞竟然无人感到不适。可见我们经过数十年的锻炼,已成练就金刚不腐之躯、五毒不侵之身,谁又能说不是一件幸事?
 
 
感谢厚爱  无以为报!

友情链接

联系电话:0538-6310988
邮箱: juhanwang@126.com 
邮编:271000
地址:山东省泰安市东岳大街363号奥莱新天第A座6楼
备案号:鲁ICP备16019959号 版权所有:聚韩网
技术支持:富库网络

聚韩微信公众平台

聚韩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