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!
韩氏宗亲震八方,交流互助聚韩网。回首历代韩姓人,祖德文化待弘扬。
精英荟萃看今朝,各行各业闪金光。寻根恳亲谋兴旺,齐心协力重辉煌。 
韩氏恳亲

韩传栋|最厚的雪在诗歌里

来源: 聚韩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1-07 13:26:57   点击:


       唐朝的雪至今没有化,也永远都不会化,最厚的积雪在诗歌里保存着。落在手心里的血化了,这使我想起那世世代代流逝的爱情。 与雪有关的文字,最为凄绝和旷达的是柳宗元的“孤舟蓑立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区区十个字,堆砌了万里雪景,千年孤独。
       时序刚进初冬,我居住的北方小城,一场大雪迤逦飘飞。霎时,时空交错成串串轻盈的洁白,童心、梦幻、向望,都随着雪的降临联袂而至……
 
        漫天飞雪,犹如无数飞翔的精灵,踏着古典的韵律来赴季节的约会,一派天使的风范。站在雪野里,闪回在记忆中的是许多熟悉而又陌生的音符,坐着洁白的的翅膀悄然莅临。
 
      很久以前,当我们还未来到人间,雪就随着小麦进入母体,同时也注入我们的心间,给我们的未来埋下伏笔。于是,一睁开眼睛,我们的黑瞳仁周围就是雪的晶莹;第一次微笑,我们的脸上就有了雪的灿烂;第一声啼哭,眼泪里就有了雪的美丽。雪以她的温柔覆盖了我们的人之初,又用她的汁液滋润了我们的心之旱。

       走在雪里,雪纷扬着天上的语言,天上地上已经没有了界限,我们是地上的人也是天上的神。唐朝的雪至今没有化,也永远都不会化,最厚的积雪在诗歌里保存着。落在手心里的血化了,这使我想起那世世代代流逝的爱情。
 
       这想到云端去看一看,这六角形的花是怎样被严寒催开的?精卫的海仍在为我们酿造盐,杯中仍是李白的酒李白的月亮,河流一如既往的推动着古老的石头,在任何一个石头上都能找到和我们一样的手纹,去年或很早以前,收藏了你身影的那泓井水,又收藏了我的身影。
 
       看山川不言,听村落不语,面对雪的迷离,犹如面对一个闭目思索的先哲,不由生发出一股空灵悠远的情愫,涌起对无边雪野的神秘敬畏。冬晨雪里的足迹最是耐人寻味:一串脚印从人家的屋檐下走出来,通向井边河沿、田间地头、山林旷野……这时,远在家乡的亲人便浮现在眼前,走进了你的心里;自然,一串院子里细碎的脚印也不是踩了昨夜的梦,而是唤醒了融入雪中,埋于地下儿时的笑声;也许最让你想不通的是,一串脚印从古到今,它怎么就不是延长,而是缩短了有情人间的距离?这深深浅浅的足迹,起点源于眼里,终点于何方?
      与雪有关的文字,最为凄绝和旷达的是柳宗元的“孤舟蓑立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区区十个字,堆砌了万里雪景,千年孤独。那遗世独立的老翁兀立于天地之间,特立独行,凌寒傲雪,孤独而决绝,渺小而伟岸。远离了俗世尘器的万千浮华,在茫茫雪原独钓寒江雪。其实,老翁钓的岂只是寒江雪,更是我们心灵深处的寂寞。
 
       这是一种孤独的华丽,寂寞的精彩,是一个人的心灵盛宴,一个人的冰雪江湖。在万籁俱寂、天地凝固的时刻,这寂寞深处的颤音,复活了我们死水一潭的心灵世界。
 
      最为优美的是杜甫的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一身漂泊的杜甫终于有了栖居之所,身心沉淀的诗人站在窗前,眺望白雪皑皑的西岭雪山,那种雪山的静美和千年的沉默深深地打动了他,经过推敲和苦呤,那千秋雪融化成这句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。从此,西岭雪山就像一幅绚丽多彩、幽美平和的画卷嵌入了人们的心间。
      抗争与屈服,都是一种人生选择;刚强与柔顺,都是一种内在张力;光明与黑暗,都是一种心愿迷离。雪,远比那一弯修竹,一丛芦苇给人的启示更深、更阔、更远。假使北方的冬天若少了雪,便是不完美的,有些美好,在雪中沉淀,有些过往,已在雪中荡涤,此时,多少落寞掩了尘埃,多少繁华已淡若清痕。

      是的,无论是面对大雪、小雪,还是静穆的雪野,当一个人从心里经历过《传灯录》中的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到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,最后竟然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三个境界后,就无意将雪幻化成心中的圣灵,或者镀上人世冰冷的一面了。唯一有的只是像雪一样,热情即融,冷漠而坚,不卑不亢自有他做人的原则。这种性格就留存在诗句里,留存在重情重性的人身上。捕捉古今诗句,咀嚼这精灵在心中激起的悲怨情仇,感慨于人世中形形色色,变幻无常的人情世故。
 
      雪小禅说,这世间的美意原有定数,这听雪的刹那,心里定会开出一朵清幽莲花,也寂寞,也淡薄,也黯然,但多数时候,它惊喜了一颗心。是的,没有什么比心灵的对白更纯粹,比灵魂的写意更直接,飘雪的日子站在雪中,闭眼静听天籁,心如一张白纸,人也落得一身白,此时,只一心,一人,一片纯洁的世界。

      去年的雪是白的,今年的雪的白的,生命的轮子就这样运转。在狂风呼啸的季节里,我们从雪中捧出的是生机勃勃的绿色希冀。当春天到来的时候,我们会为一个殷实的冬天而骄傲。雪,是冬天的魂,是春之曲的先奏,冬天不是幻觉,春天不是梦想,而联系冬与春的使者,正是这皑皑白雪。在冬的山巅上,露出春的生机。也正是这皑皑白雪完成了大自然一年一度的洗礼。
 
       雪,如歌而逝,长长的韵脚中留下缕缕芳香与温馨,让我们在来年里细细回味。

作者:
      韩传栋,河南范县人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华当代文学学会会员。其作品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读者》等。作品被一些省、市作为高考模拟题,选入多种权威文学读本,并被作为中学教材,散文荣获人民文学奖,孙犁文学奖。散文《母亲走在春风里》荣获“漂母杯”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大赛奖,著有散文集《阡陌心田》。
 
(来源:范县通公众号)
 


聚韩网是一家于2016年创办总部设于泰山脚下的韩氏宗亲联谊交流、寻根恳亲、繁荣文化、发展商企的姓氏网站。聚韩网旨在宣传韩氏文化、弘扬祖德再创韩姓辉煌、共谋宗族发展。
 
相关文章:韩传栋“绝版殷墟”
 
更多精彩内容请戳:www.jvhanwang.com

友情链接

联系电话:0538-6310988
邮箱: juhanwang@126.com 
邮编:271000
地址:山东省泰安市东岳大街363号奥莱新天第A座6楼
备案号:鲁ICP备16019959号 版权所有:聚韩网
技术支持:富库网络

聚韩微信公众平台

聚韩网微博